国内统一刊号:CN33-0080  http://www.shangyudaily.com  E-mail:syrb@mail.sxptt.zj.cn

点击上虞日报

关注上虞热点

讴歌上虞建设






今日上虞

国际国内

社会广角

虞舜文化

图片新闻

前期回顾

总编信箱

 

虞 舜 文 化


小女人的小东西

蔡琴



     

前年秋天,香港佳士得拍卖行拍卖一件宣德款掐丝珐琅小粉盒,口径仅12厘米,却以9950000元港币成交,举世惊叹。这件小粉盒将花朵作变形后作为装饰纹样,釉料细腻温润,色泽如宝石一般纯正。至于到底值不值这个价﹖一时众说纷纭。

而我透过这个粉盒看到的却是,许多年前那些个娇憨、温柔又多情的小女子,俏生生的,或是大家闺秀的风范,或是小家碧玉的灵气,削肩、平胸,单薄得像纸片一样,在重重叠叠的衣服下,虽然经过修饰,她们的纯情仍像一首小令,使人想起“在水一方”的意境。

明代汤显祖的《牡丹亭》中有一出“训女”,杜太守问:“春来闺阁闲多少﹖”夫人答:“长向花阴课女工。”过后又问丫鬟:“小姐终日绣房,有何生活﹖”答:“绣房中则是绣。”“绣得许多﹖”“绣了打绵。”问:“什么绵﹖”答:“睡眠。”杜太守不高兴了:“好哩,好哩。夫人,你才说‘长向花阴课女工’,却纵容女孩儿闲眠,是何家教﹖”于是,杜家为女儿延师。在封闭的生活空间里,除了一些“主旋律”活动外,小女子何以打发闺中生活的单调﹖小情感、小情调、小感觉、小性情、小隐私自然是最好消遣。

又岂止在历史与文字里从前,我喜欢坐在灯下,双手托腮,痴痴地欣赏发髻上横插玉簪的奶奶。这簪子,细细一抹月魂似的,虽然与奶奶的白发融为一体,在我眼中,却如同河床上摇曳不定的金色的闪光、月光下捉摸不定的梦境。等到我会读古诗,首先记住了罗隐的《玉簪花》:“雪魄冰姿俗不侵,阿谁移植小窗阴。若非月姊黄金钏,难买天孙白玉簪。”这与奶奶的玉簪有关。奶奶的两根眉毛又细又长,她将火柴点着,并立即浸到水里,火柴灭了,碳头就用来画眉毛。我长大以后才明白,那些年头不再有眉笔供应,她是不得已而为之。奶奶收拾完自己,开始收拾屋子,小小的一个蜗居,窗明几净,窗帘桌布花边流苏一样不缺,院子里开什么花,花瓶里就插什么花,即使没有花,也一定要将花瓶擦拭得纤尘不染…… 

之所以这样不厌其烦地描述这些细节,是因为那一时期,“革命”以解放妇女的名义抹杀了女性的性别魅力,“不爱红装爱武装”,其实那种解放只是形式上,女性最大限度地被约束在以“革命”来命名的男权中,一时间,冒出多少“铁姑娘”!当然,也有些女人决不肯使自己马虎到失去女人的特点,奶奶就是,什么也没有,只是凭着趣味、灵性、劳作和耐心。

至于小女人这么一说,已经是很后来的事了。我最早是从卡夫卡小说里看来的。有一个小女人天生一副苗条的身材,可她还是把自己的胸束得很紧。她总是穿着一条连衣裙,颜色灰不灰,黄不黄,连衣裙上挂着几个缨穗或扣子形状、颜色相同的装饰物……后来有人撰文专指玩小说、散文有几分姿色的年轻女人。还有的说小女人就是比较“作”的那种女人,等等。本文虽然在落笔的一开始就提到了这三个字,而要我给出一个明确的概念,真的无能为力。

现在好了,物质极大地丰富了。在中国航空公司杭州飞香港班机上的阅读品里面,看到这样一份美容护肤时刻表:早上6至7点用防晒、保湿、滋养与一体的日霜,8至12点,做面部解除敏感、去斑等美容项目,1至3点用精华素、保湿霜、紧肤面膜……自以为记忆力还行,可3点以后的内容,却再也想不起来了。物质丰富到了如此地步,如果不是特别爱好,没有哪一个女人再肯自己动手制作一块桌布或者编织一件背心,有那闲心,还没那时间呢。

有些人从头发一直到脚趾甲“全副武装”,在夏日的街头,任性地穿着拖鞋,那种咄咄逼人,像喷薄欲出的朝阳。但,小女人与小东西都不该是没有灵魂的躯壳。有些人走起路来要踮着脚,坐着要挺胸收腹,说话要像蚂蚁,吃饭要像小鸟,在她们面前,我会感到累。有些人洞悉一切,努力展示“以内养外”优秀层面。我想,如果不是与生俱来,多少会有点缺乏底蕴或者虚张声势……姐妹们都很努力,至于为什么要这样做,实在一言难尽。理论上讲,一个女人的形象是没有意义的,但是也不能否认“女为悦己者容”。如果把女人借助各种手法展示自己的目的仅仅理解为取悦男性以至整个社会,并以此谋取利益,我以为包括我在内的不少人会有意见的。

所以,小东西赋予小女人的象征意义是:以她的细致、丰富、温婉化作缤纷的灿烂,笺注人生的遇合悲欢,虽柔软无骨,却滴水穿石。

说说是一回事,做做又是另一回事,本人一直是清汤挂面地无修饰,不是我不思进取。我从小就喜欢西湖绸伞,当然不是现在义乌小商品市场批发的涤纶的那种,撑着它,是不是可以在花香满庭绿茵如毯的地方尽情地散淡和梦幻﹖遗憾的是,这样的日子实在没几天,多的是骑着自行车在烈日下逃窜。有一次,我为了躲避毒日,斗胆逆向行驶,结果被某大院小拐弯出来的小车撞个人仰马翻,好狼狈的。 

我只能让自己在小女人的小东西的梦境里缠绕,驰骋,见了那只宣德小粉盒便想入非非。

 

 

本站网页版权属上虞日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镜像
 建议使用IE5.0,800*600分辨率浏览   技术支持 Email;syzd@sina.com